86书库
86书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同人 >

安阳在异世(穿越 包子)上——小呆橙(54)

时间:2019-07-09 20:52 标签:
方阿嬷拉着离儿哥的手,轻轻点头,“当家的,我晓得。”离哥儿听着阿爹阿么的话,忙着表态,离儿也帮忙。方严笑着揪揪哥儿的小鼻头,“好好好,我家离儿也来帮忙。”打趣的样子令离哥儿气红脸,一跺脚跑着回了自己

方阿嬷拉着离儿哥的手,轻轻点头,“当家的,我晓得。”离哥儿听着阿爹阿么的话,忙着表态,离儿也帮忙。方严笑着揪揪哥儿的小鼻头,“好好好,我家离儿也来帮忙。”打趣的样子令离哥儿气红脸,一跺脚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。方阿嬷见自家哥儿被夫君气跑,也不着急,这爷两凑在一起就吵嘴,不过这和好的速度也是快的很。方阿嬷不担心,自顾自进了厨房,一会儿自家宝贝哥儿,就该吃饭了。

却说安阳到了村长家,一进门就看见安叔悠然的躺在仰椅上,这椅子还是上次安阳给工匠图纸做出来的,自家有一个,安叔一进家门,看见了,非得来一个,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,安阳索性将自家的椅子给了安叔,又从新做了两个。

桌子旁还放着些葡萄,一杯小酒,老爷子闭着眼睛躺在槐树底下,有够自在。安阳刚进门,安虎就醒了,一看安阳这小子回来了,椅子也不躺了,一个鲤鱼打挺翻下身来,笑骂一句“你这小子,还知回来,只怕是在镇上生了根,也不知来看看老头子我,个小没良心的”说着拿起手上的烟杆,就要打两下子。

正在这关键时候,李阿嬷端着木盆走出来,一眼便看见了安阳两夫夫,哪里顾得上别的,匆匆过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见老头子举着烟杆,不由哼了一声,“你个老头子,这是做什么,孩子好不容易过来一趟,前些天你还念叨着,怎么人来了,这番做派。”说着母鸡护崽的将安阳夫夫护在身后。

安虎原就没想着将这小子怎么着,现在夫郎一说,这心虚感是怎么来的,摸摸鼻头,安虎惺惺的将烟杆放下。安阳看着安叔吃憋的样儿,朝着小夫郎眨眨眼,笑的活像只小狐狸,安虎是没看见这小子的那股得意劲儿,不然不知道这烟杆子还在不在。

李阿嬷见着两人消停了,也就不管了,亲亲热热的迳自拉着木清进了里屋,爷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,难道还能打起来。方阿嬷将木清上下好好打量一番,只看的木清红了脸颊,方阿嬷见小哥儿没有瘦,看着反而圆润不少,脸色也红润有光泽,便知这夫夫两的日子过得不错。虽听着别人说,店子的生意如何如何好,可这心总是放不下,真见到了人,一颗心才算是回到肚里。

李阿嬷想着自家儿夫郎,肚子里已经揣上了孩子,清哥儿成亲时间也不短了,怎的这肚子里还是没消息。上下不错眼珠的打量,叫木清紧张起来,尤其是李阿嬷一开口“清儿,你这肚子怎的还没消息,莫不是这段时间太忙。”木清一听李阿嬷这话,羞得满脸通红,这说话也结结巴巴,不利索起来。

李阿嬷见木清大反应这样大,脖子都泛出红色,真是害羞的哥儿,不过这该说的话也得说,李阿嬷拉着木清的双手,语重心长的安抚着“清儿,没啥可害羞的,你看雨哥儿都怀上了,你是成了亲的哥儿,这些个话,本来是你婆么来说,他不在了,我就越俎代庖,和你说道说道,你不会怪阿嬷多事吧。”

木清知晓李阿嬷是关心自己,虽然有些羞人,可木清知道里,李阿嬷这是将自己当作自家哥儿看待,连忙拨浪鼓似的摇摇头,“阿嬷,我怎么会怪你,清儿知道您这是为我们着想,感激还来不及呢,只是只是有些羞人。”

李阿嬷看着清哥儿的小儿女姿态,拍拍他的手,“我的哥儿,这没什么好羞的,咱既嫁了人,成了夫郎,自然得经过这一关,到时候你有了自己的娃娃,自然就能体会这做阿么的乐趣,那小小的软软的一团,就像是你的心尖子,当了阿么,你就知晓了。我看你这印记颜色深的很,这身段也是个多子多孙的样儿,是个有福的。”

木清被李阿嬷说的有些羞涩,又有些高兴。原以为自己的身子自小薄弱,怕是子息艰难,现在听了李阿嬷的话,可是吃了颗定心丸。木清有些羞涩的摸着自己的肚子,也不知何时这里会有一个自己和夫君的娃娃。自从上次圆房过后,店里人多不太方便,两人只亲热过几次,现在也没个症状,看来自己得加把劲儿,早日怀个娃娃,想到这,木清觉得自己白日想这些事情,有些丢人,都是夫君将自己带坏了。

李阿嬷见木清一脸的羞涩,满脸通红的的样儿,便知自己的话是起作用了,也就不再说,只在一旁给自己未出世的小孙子绣着小被子,这是安阳小两口自己的事,自己提点一句也就够了,具体的还得两夫夫自己商量着来,这事谁都替不了。

第四十章:田地

木清和李阿嬷聊的开心,安阳这边可就惨了,老头刚刚被自家夫郎,在小辈面前教训一顿,脸上有些挂不住,不过想想也是自己的错,可巧就巧在安阳这小子对着小夫郎自以为秘密的嘲笑,让安虎瞧个正着,当即也不管什么,好小子,竟敢在背后笑话腻安叔,这顿赔罪酒你是跑不掉了。

安阳哪里知道自己的小动作,被安叔瞧的是一清二楚,只是刚刚坐定,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凉风,打了一个激灵,这大热天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。见着安阳往后瞧瞧,安虎笑的得意,你小子今天就别想好好的回家,得陪咱好好喝两蛊。

安阳本身会喝酒,奈何这具身子不是能喝酒的料,来一点还可以,多了那就不保准了。安阳见安叔兴致很高,也没有推辞就跟着喝了几杯,看村长还没有停歇的意思,安阳知道自己也就这几杯的酒量,再喝是真不行了,要是平时没事,还可以来个一醉方休,可今天这事不小,安阳连忙摆摆手,放下手中的杯子。

“安叔,我这是真不成了,再喝那就真醉了。”

安虎两眼一瞪,声如洪钟,拍拍桌子“你小子,就是缺练,多喝两杯,这酒量自然就练出来了,来,咱爷两再走一个。”

安阳忙拉住安叔倒酒的大手,苦笑着“安叔,我这真不行,改日小子再陪你喝,今儿有点事想托给您,我这再喝,脑子不清醒,怕是给忘了。”

其实安虎拉着安阳喝酒,主要是因为家里的小子都出去,平时也没人和自己喝一蛊,着实寂寞得很,正好今儿安小子来,可是逮着个人。这惩罚这小子不过是一时的气急,喝了两杯,安虎心里也就顺当了,现在一听安小子有事说,也就不再劝酒,当即就说“你这小子,怎么不早说。”

(86书库:www.86shuk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