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书库
86书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同人 >

安阳在异世(穿越 包子)上——小呆橙(46)

时间:2019-07-09 20:52 标签:
安阳心情激动,前些日子虽说两人头床共枕,可那是一条坑,两个被窝,小夫朗也穿得严严实实,哪有现在这么好的福利,想抱着就抱着,还是肉挨着肉,这感觉真是爽歪了。安阳的手不规矩的向下移动,突然遇到了一点凸起

安阳心情激动,前些日子虽说两人头床共枕,可那是一条坑,两个被窝,小夫朗也穿得严严实实,哪有现在这么好的福利,想抱着就抱着,还是肉挨着肉,这感觉真是爽歪了。安阳的手不规矩的向下移动,突然遇到了一点凸起,安阳知道这是自己今日日垂涎已久的小豆豆,两手一边一个,安阳摸着两粒小小的红豆,来回捻弄,木清心里升起异样感,只觉得两个小点一阵酥麻,不由得嘤咛出声。

安阳一听小夫郎粘腻甜蜜的轻呼,心里也是火热得很,手也跟着颤了两颤。安阳将小夫郎慢慢的转过身来,只见他双目含情,似带着两弯春水,湿润润的,看着勾人的很,脸红如朝霞,似抹了胭脂,诱人得紧。木清对自己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,干脆将头埋在安阳的胸膛,安阳见小夫郎的依赖劲儿,内心十分满足,发出阵阵轻笑。

胸膛传来的震动,再加上安阳的笑声,叫小夫郎抬起头来,安阳深深的望着木清的湿润双眸,只觉得波光潋滟,双手轻轻插过小夫郎的乌发,安阳情难自禁的,吻向小夫郎饱满诱人的朱唇,虽说已近接了好几次吻,安阳还是觉得百尝不够,媳妇儿的唇上好似抹了蜜,香甜醇美,醉人的很。

木清沉浸在这场温柔的吻中,也主动回应起来,两人吻得如痴如缠,水声不断,在寂静的夜中格外清晰,可情之所至,哪里顾得这许多,不知吻了多久,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,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勾起几缕银丝。

安阳的眼神变得幽深,回味起刚刚美妙的滋味,不由舔舔唇角,小夫郎喘着粗气,胸膛一起一伏,两颗小豆子也不安分的来回晃动。手上黏腻的触感还在,不知吻上去是什么滋味。想到就做,安阳将头颅埋在小夫朗胸前,一口叼住了一粒红豆,含在嘴里,用舌头舔上一舔,安阳觉得自己魔怔了,竟觉得小夫郎的小豆子也甘甜的很。

木青的感觉更为强烈,还没从刚刚的余韵中缓过神来,安阳就又带来新的刺激。刚刚被摸过的感觉还停留在脑海中,安阳这一舔一吸,木青只觉得魂都飞了,全身酥麻,整个人好像泡在温水中,舒服的很。

安阳一路向下,吻过媳妇儿的小腹,带起木清一阵颤栗,安阳只觉得下面都要炸开了。不再忍耐,直奔主题,袭向小夫郎的秘密花园。用双手迅速的褪去小夫郎的内内,挂在脚踝处,袭向那根打过照面不久的小东西,虽然没吃过猪肉,可是见过猪跑啊,再说安阳前世也活了十大几年,虽说没谈过恋爱,年轻小伙子,火气旺盛,这方面的事自己还是做过的。

手里握着小夫郎的秀气,安阳只觉得滑腻无比,比自己的小上不少,可是很是光滑,光凭手感,就征服了安阳。安阳上上下下,将小夫郎好一通照顾,直教还未经过人事的木清,嘤咛声不断,安阳听着心里满满的火热。过了半晌,小夫朗一挺身子,接着身子一顿,安阳手上一片粘腻。

听着小夫郎的喘息声,安阳按捺不住,将沾满液体的手,伸向小夫郎的后面,正好家里未被,权当代了那物。安阳将手指一根一根的伸进去,见差不多了,小夫郎也虚虚的喘气,安阳将四角裤一扒,露出庞然大物,一看和木清就不是一个等级的,趁着小夫郎还在余韵当中,安阳一个挺身,进去了,木清当即僵住身子,实在是有些大,虽然已经听提前做好准备,可毕竟是第一次,还是有些勉强。

安阳见小夫郎僵住身子,脸也有些发白,自己也不好受,里面太紧了,有些夹的慌,可叫安阳现在出去,也是不可能的事,两人早晚要经这一步。看着媳妇儿的脸色,安阳缓缓的往里推进,终于慢慢地全进去了,小夫郎的脸也渐渐红润起来。安阳慢慢的开始动作起来,使劲一挺身猛然的向前进挺去,小夫郎啊的一声叫出声,真真是婉转动听,勾人的很,激的安阳热血澎湃,慢慢的往后退,捧着两瓣滑腻的圆浑,安阳用力地往前顶,前后摇摆,好不快活。

两人食髓知味,都是年轻人,头一次,难免控制不住,安阳要了一次又一次,这一夜不知折腾了多少趟,安阳不知疲倦的向前进攻,直弄得木清化成一滩春水,小夫郎喊的嗓子都快喊哑了,这人还是不肯轻易放过,来来回回又不知多少次,将将天明,这人才停下来。安阳见小夫郎累得昏睡过去,给人盖好被子,掖好被角,高高兴兴的前去烧了些温水,给媳妇儿擦洗干净,双臂搂着人儿,在唇角印下一吻,带着笑容甜甜的睡了。

第三十四章:甜蜜

次日早晨,木清悠悠转醒,刚睁开眼睛,便看见窗外射进点点日光,天已大亮,想必时候不早,现在食肆应是开门了。木清双手摸向旁边,凉凉的温度提醒他床边早已没了人,那人说不定已经出去招呼客人,想到这木清心中有些酸酸的。一醒来,这人不在身边,再想想昨日的情景,木清的心沉甸甸的,难受的紧。

却说木清正胡思乱想着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木清顿了顿身子,闭上眼睛,假装自己还未睡醒,只是还在颤抖的睫毛出卖了他。安阳早在一进门时,目光就锁定了小夫郎,是以媳妇儿的一举一动,安阳都清楚得很。

难得见小夫郎害羞的模样,安阳慢慢的往前走,假装自己没有看见,轻轻咳了两声,三步并两步到了床边,作戏就要做全,安阳忍着笑意,附到木清耳边,轻声开口道“清儿,醒醒”

安阳见小夫郎紧闭着双眼,睫毛抖动,慢慢的睁开眼睛,还孩子气的揉了揉眼睛,假装刚刚睡醒,只觉得万分可爱。

要不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,安阳见着小夫郎打哈欠的样儿,只觉万分娇憨,心都化成了一滩水儿。将小夫郎扶起来,木清啊的痛呼出声,呲牙咧嘴的样儿和轻皱起的眉头,叫安阳看的心疼。

连忙揽住小夫郎的腰,又拿出棉花抱枕垫在下面,急切的问“清儿,怎么样,身上可是还痛,”说着不等木清反应,大手一揉,慢慢的给小夫郎按按。刚醒时,还不明显,这人一扶自己起来,牵动了后面,当真是疼的紧。

木清想起这人刚刚的问话,是又羞又气,自己变成现在这样,还不都是这人的错,昨晚都说不了,他竟还不知足,一次又一次的,想到这里,木清又想起这人昨日的做派,脸上不由得染上红霞。

(86书库:www.86shuk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