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书库
86书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同人 >

安阳在异世(穿越 包子)上——小呆橙(21)

时间:2019-07-09 20:52 标签:
不过也就在心里想想罢了,村里的人都知道,安阳要娶夫郎了。虽说是官配的哥儿,可听说是镇上里正家的大哥儿,官家的哥儿,这小门小户的农家人可惹不起,还不知那大家哥儿是何等气势的人。 况且村里的多数小哥儿还是

不过也就在心里想想罢了,村里的人都知道,安阳要娶夫郎了。虽说是官配的哥儿,可听说是镇上里正家的大哥儿,官家的哥儿,这小门小户的农家人可惹不起,还不知那大家哥儿是何等气势的人。

况且村里的多数小哥儿还是知礼发的,只是心中有些爱慕之意,控制不住罢了,不过没人敢做失礼节的人,若是出了纠缠快要娶亲的郎君,不禁丢了哥儿的脸,自己家的名誉扫地,还会连累整个亲族的婚嫁,没有人以身犯险。

木清还不知自己的夫君被不少人爱慕,这两天忙着绣喜服,紧赶慢赶的在婚前两日绣好了。自那日之后,再没有不识相的人来招惹他,就是那些仆役也安分不少,生活难得如此清静安逸,木清悠然的躺在摇椅上,想着官配的哥儿没有嫁妆,只要当日穿着喜服嫁过去便可,还真不需要自己准备什么。这样也好,来去轻便,不带院中一物,也算是彻底撇清和木府的关系。

望着石桌旁的雪肤膏,木清嗤笑出声,这倒是想起来顾脸面了。自小木清的衣物一直是自己清洗,屋里的活也是自己干,不分春夏秋冬,那怕井里的水再凉,也没有变过。所以这双本该白皙柔弱的手远衬不上主人的大家身份,布满小小的裂痕,伸出来没人相信这是木家大哥儿的手,还以为是农家哥子呢。

不用白不用,能让自己舒服点,何乐而不为,木清拿起雪肤膏,细细的涂抹起来,手上的裂痕被药膏滋养,慢慢变得润滑开来。摸着颈上的坠子,望着天边最后一抹彩霞,木清爽朗的笑了,最坏不过在木府的日子,成亲怕什么。

木清知道,将要成婚的哥儿,不分农家还是官家小哥儿,都会给未来夫君绣上一个小荷包,不拘什么图案,自己喜欢便好。订下婚约,自己还从未见过他,又从何得知喜好如何。执起针线,木清想着既然这样,倒不如随心所欲。

绣着绣着,这图案渐渐成形,拿到眼前一看,竟是绣了一支双生并蒂莲,也罢,绣上便绣上吧,看着还算尚可。木清揉揉肩膀,卸下一身的疲惫,站起身将绣好的荷包和喜服叠在一起,收好放在枕头旁边。理理身上落下的绣线,转身进了隔间,那里是木清用来充当书房的屋子,从里间拿出一本游记,又坐回摇椅上,在葡萄架下晃晃悠悠的读起书来。

过了今日,明日便要成亲,安阳活了近二十年,还没有谈过恋爱,连人家的小手都没拉过,完全是个门外汉。如今越过交往这一环,直接上来就要成亲,心里还是有些戚戚然,不知如何是好。看着新屋新家具新被褥,尤其是放在床上那一抹耀眼的红,想到明日就要迎来一位相伴一生的人,安阳的心是砰砰直跳,静不下来,手心也跟着出了不少汗。

要说安阳心里只有紧张,没有半点欣喜,那是骗人的。从小渴望有一个家,无论回家多晚,都有一盏灯亮着,有一顿热乎饭等着,有一个爱的人守着,这便是安阳最大的梦想。最终的追求,不过是求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,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。爱人陪在身边,儿孙环绕膝下,人生最美好不过如此。

如今虽然被官配了一位夫郎,尚未见面,婚后也不知相处如何,可安阳心中总是存着一份念想,能够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望着房梁,安阳渐渐睡了过去。一声大吼,将安阳从睡梦中惊醒,“安子哥,别睡了,今儿娶夫郎,还不早些打扮上,好去接哥么。”

第十六章:成亲

安阳懵懵懂懂坐起身,刚一睁开眼,见上方悬着一张脸,不由得骇了一跳。定下神来,仔细一看,才知是刘庄这混小子。安阳拍拍胸脯顺顺气,待到坐稳,一拳挥向刘庄的肩膀,“臭小子,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梦,今天起这么早,怎么不多睡会儿。”

“诶呦,安子哥你可轻点,咱这小身板怎么经得住你那大拳头。还睡觉,安子哥,你都睡糊涂了,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,阿么他们都在外边等着呢,让我把你叫醒,赶紧起来穿好衣服,收拾收拾,让阿么帮你好好拾掇拾掇,咱得满面春风的去见哥么,快快快,赶紧的,着点急,怎么我这打酱油的比你还兴奋。”

安阳听见那声接哥么,混沌的脑子一下就炸醒了。昨儿一直想着明日成亲这事,大半宿没睡,也不知啥时候着的,今儿早上都睡糊涂,竟忘了这么重大的事。安阳三步并两步,从床上爬起来。刘庄早就被刘阿么吩咐好,一早将洗漱的东西放进屋里。

安阳急匆匆的洗漱完,套上放在枕边的喜服。这古时的衣服穿起来就是麻烦,里三层外三层,再加上安阳有些急燥,这衣服是怎么也穿不好。还是刘庄看不过眼,帮着安阳将喜服穿好。刚一推开门,只见刘阿嬷和李阿嬷打头,一群中年夫郎冲了进来。

“安小子,穿上这衣服,一下成个俊小伙,真是不错。”李阿嬷望着安阳高大俊挺的样儿,满心赞叹,一边绕着圈的打量着,一边将安阳拉到桌子旁坐下。用木梳将安阳的头发捋顺,边梳边说道“这成亲束发的活,本该是你阿么来做的,谁知他去早早去了,阿嬷自小便将你当成亲儿,就由我来为你束发。”说着竟掉下泪来。

刘阿嬷轻轻拍拍李阿嬷的肩膀“孩子大喜的日子,咱们不哭,这是个喜庆的事,都高兴些。”拭去眼边的泪,李阿嬷接过刘阿嬷递过来的发冠,为安阳箍好。安小子今儿要娶夫郎,可不能只惦记着哭,要把该安排的事安排好。

刘阿嬷指挥着前来帮忙的汉子,将屋里院里上上下下都挂上红绸子,外面吊上两盏大红灯笼,窗上、墙上贴上剪好的大红喜字,又在安阳身上戴上一朵大红花,满眼红彤彤的,映照着每个人笑成花的笑脸,晃花安阳的心神。

昨天安阳想起成亲,心还如小鹿乱撞,砰砰砰跳个不停,只差一个机会,就要跳出嗓子眼。今儿看见大家忙碌的样子,在转头看看那些大大的笑脸,望着身上红彤彤的喜服,心里突然放松下来,仿若心中去了一块大石,轻快不少,起码现在在家里,安阳的精神不再紧绷,恢复了往日的淡定。

顾不上安阳怎么想,刘阿嬷赶着去安排喜宴的事。村里有人办喜事,这全村的人,不管男女老幼,有无亲戚关系,都是要过来捧捧场,沾沾喜气的。安林早在前些天便包下了安阳成亲的宴席。安阳帮了这么大个忙,酒楼现在是日进斗金,包兄弟一顿喜宴的钱还是有的,安阳知推辞不过便应承下来。

(86书库:www.86shuk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