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书库
86书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同人 >

安阳在异世(穿越 包子)上——小呆橙(11)

时间:2019-07-09 20:52 标签:
“小哥儿,这是哪儿的话,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你身体不好,要是信得过我,安心在这住些日子,养好身体再打算也不迟。你若不介意,我变称你笙儿如何?” 兰笙考虑到自己现在的身体,再加上流水镇足够偏远,应该没事

“小哥儿,这是哪儿的话,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你身体不好,要是信得过我,安心在这住些日子,养好身体再打算也不迟。你若不介意,我变称你笙儿如何?”

兰笙考虑到自己现在的身体,再加上流水镇足够偏远,应该没事,煦煦一笑道了谢,应了下来。

自打那天以后,木城便改了往日的作风,不再与那些狐朋狗友出去鬼混,反而像生了根一样,扎在家里,如无必要,绝不出门。却说木城看着兰笙,真是越看越觉得世间最美的人不过如此,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可人娶做夫郎。

兰笙是一个聪慧的人,再说木城那么明显的眼神,想不明白也难。自从那件事过去,已经一月有余,为着这身子,确实需要早点安定下来,而不是颠沛流离,出了事情后悔也来不及,所以木城提起婚事,兰笙并不意外,略微思索便答应了。

木城兴奋的不能自已,亲自操刀督办成亲事宜,风风光光的将兰笙娶进家门,全了自己的心愿。可想的再好,也经不起现实的打击,兰笙对待木城还是原来的态度,尊重有余但亲近不足,全然不似一对刚成婚还在新婚燕尔的夫夫。

耐着性子,木城花了大力气讨好兰笙,可还是无甚效果,两人间的关系降到了冰点。心里憋闷,木城和那些酒肉朋友恢复往来,过起了之前的迷醉生活。

直到一月后,家里奴仆找来,说主君晕倒了,木城才回过神来,往家里奔去。推开房门,只见兰笙侧躺在床上,大夫见郎君回来了,起身恭喜“大喜呀,郎君,你家夫郎有了身孕,可要好好照看,断不能再让他昏厥。”

木城听了,内心大喜,顾不上两人之间关系多糟,上前去搂住兰笙,连连保证,再也不做混事,定会好好对他。府里一时间喜气洋洋,虽然兰笙还是对他爱理不理,可木城想到孩子不由得放宽了态度。

俗话说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这木城原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,再加上夫郎有孕在身,还每每冷言以对,便失了些兴致,不久后和那大医馆家的哥儿成了好事儿,那哥儿惯会温柔小意,极大的满足了木城的大男子主义,安慰了他在兰笙那儿受挫的心。再加上那哥儿说不求名分,只要能不时看看他便好,对比兰笙的态度,木城的心渐渐偏了过去,着家的次数也跟着越来越少。

兰笙并不在乎这些,在木城第一次犯错的时候,便知他靠不住。摸着肚子,靠在窗前,兰笙拿起挂在颈间的坠子,暗地里做好打算。

几个月转瞬即过,转眼便到了兰笙生产的日子。早上喝过一份鸡汤,还没等兰笙坐下,这肚子便疼了起来,扶着桌子,紧紧捂着肚子,下人见着这情形,连忙去请大夫,将今天在家的老爷唤了过来。

木城见着也着了急,虽说两人关系不睦,可毕竟怀着孩子,急忙把兰笙抱上床。大夫不一会儿到了,将木城赶了出去,产房传来一阵阵痛呼声。碾转过了半晌,也不见有什么动静,只见一盆盆血水从屋子里端出来。

月到中天,传来了婴儿的啼哭,还未来得及报喜,兰笙大出血,怕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。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,兰笙强撑起精神,将颈间的坠子摘下,戴在孩子身上,未等木城进来,便撒首人寰,离了世。

木城原以为自己会很伤心,可真的遇到这事,才知道自己的心肠有多硬。因着兰笙难产,刚出生的小哥儿也不招待见,只叫奶娘照顾着,看了一眼便出去了。

办完丧事,木城有些低落,有熙儿在身边宽慰,好受不少。半月有余,熙儿告知自己有了身孕,又旁敲侧击的催木城成亲,因着那曹熙哄人的本事不小,不足三月,变成了木府的新主君。

而兰笙也被遗忘,木清的处境艰难起来。

第九章:筹划

安阳早上起来,摸摸枕头底下的九百两银子,嘻嘻的笑了起来,一夜暴富成地主,这滋味真是爽快,预想到之后的美好生活,安阳笑弯了嘴角。洗过脸后,脑子逐渐清醒过来,安阳不由得苦笑,虽然这笔银子着实不少,普通农户基本上一辈子都见不着一百两的银票,可安阳的想法是开一家酒楼,把自己的厨艺传下去,几百两银子还远远不够。

真是穷怕了,手上有点银子,这还没开始做事,便洋洋自得,不是好事。再说这近千两银子,也是侥幸得来的,若不是运气好,人品爆棚,这等幸事,怕是落不到头上。现在不是臆想未来的时候,而应该脚踏实地,好好利用这笔意外之财,做些小生意,慢慢的发展,朝着当小老板的梦想进发。

甩去脑子里不靠谱的想法,还是先吃饭吧,吃得饱饱的,补充好能量,才有精力仔细做个规划。

早饭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,安阳的身子又急需营养,这饭食上可马虎不得。村子西边有一条小溪,但村里的人普遍爱吃红肉,很少有人下去捉鱼,除非实在是馋肉馋得不行,家里又没有余钱打猪肉,便捕些鱼打打牙祭。

村里的人不爱吃鱼,这可便宜了安阳。这河里啊,不仅鱼多鲜美,且虾蟹成群,俗话说,山珍海味嘛。抄起一根削尖的竹子,安阳背上小篓,出了家门。一路上遇见不少准备下田干活的夫夫,热情的打过招呼,有些眼尖的夫郎看着安阳这一身装备,不由得问“安小子,这是要去哪?”

“叔嬷,小子打算去前边的河里,打些鱼虾,祭祭五脏府。”

“安小子,那鱼可不好吃,浑身是刺,还泛着一股子的腥味,要是馋肉了,不抵打两个鸡蛋尝尝味。”

安阳笑笑,和那些夫郎打了声招呼,没再说什么,朝河边走去。河水清澈,远远便看见河里鱼虾簇动。安阳将竹篓靠在河岸,脱了鞋袜,挽起裤腿,扎好裤脚,提着竹子下了河。虽说是夏日,这早晨太阳还未出来,河水还是凉的很,好在站了一会儿,便适应过来。

安阳仔细观察着水里的鱼,提着手中自制的简易鱼叉,希望一击即中吧。不过这是个技术活,安阳只听过,还未亲身实践,不晓得多久才能有收获。集中注意力,一叉下去,鱼跑了,安阳笑笑,看来还得加把劲。大半个时辰下去,总算是捉到两条半大不小的鱼,还不错,其中一条竟是黑鱼。黑鱼滋补调养的功效着实不错,对安阳来说正合适。

(86书库:www.86shuk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